争抢小米汽车:在这场竞赛中,谁会成为下一个合肥?

文/任娅斐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地方政府对小米汽车的厚爱,已经快让雷军无法承载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安徽省国资委正在和小米汽车接触,有意将小米汽车引入合肥。随后,安徽省国资委的工作人员否认“正在跟小米接触”,称“不知道有这回事,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的消息”。

合肥市投促局内部人士则回应称,“我没有跟小米接触”。但他也同时透露,合肥市在造车新势力引进方面,“有机会可以谈,关键要看条件”。

事实上,自雷军宣布要带队造车之后,围绕小米在哪落户的消息就没停过,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城市都曾是小米汽车的“绯闻对象”。

当年,为了追逐传统汽车制造公司,重庆、成都、武汉、西安、长沙等城市都曾展开追逐,如今,标的物已变成了新能源汽车,这是一场全新的争夺战。

为此,小米公关经理王化还专门在微博进行了回应:近段时间关于我司造车部分信息已经越传越离谱,一会儿落地北京了、一会儿落地上海了、还刻意强调武汉没引入成功。……以上所有均非事实,一切以官方披露信息为准,大家转而告知切勿轻信。”

但就像华为数次强调不造车一样,小米汽车的户口只要还没落定,传闻还会满天飞。毕竟,一个成熟的汽车产业,可以带动的上下游链条,创造的就业岗位,以及带来的长期GDP增长,没有哪座城市会不动心。

在火热的新能源投资赛道上,地方政府早已不是局外人。

特斯拉扎根上海,蔚来牵手素有“中国最牛风险投资机构”称号的合肥,拜腾绑定了南京,威马D轮融资,投资人包括上海、合肥、苏州等在内的7个地方政府投资基金,多数造车新势力背后都有地方政府的身影。

看似是争抢项目,实则是抢先进技术、先进人才与资金,而竞争的结果,也可能关乎一座城市至少未来二三十年的产业走向与经济发展。

这样看来,雷军的小米汽车,自然人人都想吸引。因为,再不上车,就真的没机会了。

抓住那个小米

官宣造车后,“劳模”雷军的日程明显繁忙了。

4月1日,在小米科技园内,雷军先是接待了比亚迪总裁王传福、红杉资本沈南鹏。

紧接着,一张雷军站在C位,与李斌、王传福、何小鹏、李想的合影,在互联网上迅速流传开来,这张合影几乎囊括了中国新能源企业的一众领军人物。而合影时间距离小米官宣造车,不到3天,雷军亲自下场造车的决心可见一斑。

争抢小米汽车:在这场竞赛中,谁会成为下一个合肥?

除了聚会交流,雷军也开始到全国各地四处奔走,为造车大范围取经。

第一站是供应链企业。他先是造访全球最大的汽车一级供应商博世位于上海的总部,紧接着又到宁德时代总部参观。

第二站是车企。4月,雷军出现在重庆的长安汽车工厂,考察两江工厂二厂区,涉及冲压、焊装及总装二车间;5月,走访了上汽通用五菱柳州生产基地。从新能源生产车间到试验场地,雷军几乎都去了个遍。

紧接着,雷军又出现在位于武汉的东风汽车,当天武汉市长程用文的陪同考察,让“小米汽车研发在北京,制造在武汉”的传闻一度落实。

保定的长城研发中心、上汽乘用车嘉定总部,也都先后出现了雷军的身影。雷军造车的决心与谨慎的态度,地方政府也看在眼里,迫切地想要抓住这个小米汽车。

各种流传甚广的版本中,武汉是最先反应的一个。

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在小米官宣造车一个月前,2021年2月,武汉经开区的工作人员就接到一项神秘任务——“拉拢小米”。在相关部门工作的王川回忆,为了争取到小米,武汉甚至打出了亲情牌。那段时间,市里组织了招商团与小米接洽,身边一位同事恰好与雷军的妻子曾经是同学,被果断拉入招商团。

彼时,王川并不清楚武汉要引进小米的什么项目,只是从“全市上下动员起来”的架势判断,一定是个大项目,直到小米官宣造车,这项神秘任务才真正揭开面纱。

一时间,市民纷纷涌入武汉城市留言板留言:抓住机会,把小米智能电动车汽车引入武汉,为武汉注入更多活力。至今,有关“小米”“小米汽车”的留言数量超过300多条。

争抢小米汽车:在这场竞赛中,谁会成为下一个合肥?
武汉留言板上关于小米汽车的留言

留言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抓住那个小米汽车,别让它跑了。

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也进行了直接回复:该区高度重视小米官宣造车事件,已第一时间成立工作专班,将主动、热情对接小米,争取合作可能性。随后,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也回复称,小米系项目是东湖高新区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将进一步加强与小米的沟通,积极引入更多小米系产业项目落户光谷。

4月,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再次与雷军接触,在午餐会上,他们和雷军交流了半个小时,但从目前来看,这场交流似乎并未打动雷军。与此同时,争抢小米汽车的一场暗战也悄悄打响。

小米官宣造车后不到10天,西安正式对外宣告,加入小米造车项目的争夺战。西安多名网友在相关留言板留言,希望西安积极争取小米造车项目。对此,西安市投资合作局统一回复:将结合西安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现状,持续紧密对接“小米造车”项目。

多位业内人士推测,西安可能会在政策方面提供较大支持,依靠小米这样的明星企业打造出西部的新能源汽车重镇。

之后不久,一家跨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透露,小米正计划在上海建立一个研发中心,目标地点是安亭。而安亭目前是上海的汽车重镇,有大量汽车行业从业人士,特别是工程师数量巨大。理想、蔚来、通用、上汽、宝能、奇瑞等数十家车企都在这里建立了研发中心。一些新兴车企也是看中安亭人才聚集度高,所以才在这里建立研发中心,理想就是典型代表。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仅在6月份,小米就先后投资了两家上海企业,一个是位于张江高科技园区的纵目科技,该公司主要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一个是激光雷达企业禾赛科技,两笔资金或超2亿美元。这也被视为小米汽车可能落地上海的一个信号。

而北京,则是小米总部所在地,人才、资源的配套丰富完善。尤其是近期小米公司大量、急迫地招聘自动驾驶相关人才的信息,且工作地点都在小米公司总部。所以,也有人推测,小米极有可能把汽车研发中心总部放在北京。

自研、代工,工厂选址、研发中心的落地,都是扑朔迷离。此刻的地方政府,正围着小米团团转。

招商大比拼

为了吸引特斯拉、蔚来、小米汽车这些优质项目落地,地方政府的态度一直都相当有诚意。

去年6月,湖北省有关领导在会见小米集团雷军、紫光集团董事长等科技企业负责人时,表示欢迎广大企业在鄂加快发展。今年湖北提出,会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当好“有呼必应、无事不扰”的店小二。

天津市领导在会见雷军一行时也表态,将尽心竭力改善营商环境、打造科技创新生态,当好企业发展的“店小二”,提供全方位、直通车式的优质服务。

江西省某地方政府甚至在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投产仪式上公开表态,在保障企业前行的道路上,“只有直道,没有弯道,只有绿灯,没有红灯,只有顺风,没有逆风”。

更早之前,蔚来汽车刚刚成立时,合肥政府就牵线促成蔚来与江淮的合作,成立了江淮蔚来制造基地,生产蔚来系列车型。而在同年年底,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武汉东湖高新区、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三方达成协议,在武汉光谷建设智能化新能源汽车产业园。 

争抢小米汽车:在这场竞赛中,谁会成为下一个合肥?
江淮蔚来代工厂

小鹏汽车第一个自建工厂落户广东省肇庆,这一工厂项目也成为肇庆市当时的“1号工程”。理想汽车的第一、第二生产基地则相继在江苏常州落地。在被问到两大生产基地为何都选择常州时,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称,“这是因为常州市优越的投资和产业环境,正是这样,车和家决定在常州扩大投资规模。”

而即便是电咖汽车、零跑汽车这类第二、第三梯队的新造车企业,地方政府也给予很多特殊优待。例如,2018年电咖研发试生产及零部件生产基地项目,被纳入浙江省“特别重大产业类项目”,浙江省优先安排用地指标。

除此之外,还有资金支持。据财新报道,零跑汽车建厂投入的资金除了由创始人个人筹措外,还有来自于地方政府的免息贷款支持。杭州市萧山区副区长魏大庆介绍称,当地专门设立了一个3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用来支持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的产业创新。

北京虽然没有类似表态,但也给出了新政策。

一方面,批准北京经开区扩地盘,规划范围扩展至225平方公里,地位再升级。2020年,中国(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高端产业片区在经开区挂牌,北京经开区成为目前全国唯一一个集国家级经开区、高新区、自贸区、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验区(“四区合一”)政策优势于一体的经济功能区。

另一方面,北京经开区在规划中给了新能源汽车每年百亿资金的扶持,汽车产业产值要迈向4000亿元,是2020年年底2000亿汽车产业产值的两倍。

事实上,地方政府深度参与造车项目早已成为趋势。地方政府不惜投入真金白银投入的背后,也是旨在通过培育明星企业,从而带动产业链的发展。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新造车企业落地不仅可以增加地方税收、就业岗位,同时也能优化城市产业结构和提高城市的工业化水平。而新造车企业获得地方政府资金的同时,也能获得土地、资质审批等多项附加好处。

以上海为例,截至今年2月份,通过引进特斯拉,上海目前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在存企业达到1.1万家,其中2020年注册量同比增长了100%。借助特斯拉 “鲇鱼效应”,上海汽车产业朋友圈迅速扩展。

争抢小米汽车:在这场竞赛中,谁会成为下一个合肥?

“对于风口的追逐,这些城市(至少)能获得两样东西:首先是求新。放眼过去,每当出现一些新的技术或者产业出现,很多城市都会进行积极布局,抢占新兴战略高地;再者,新能源造车及相关产业本质上还是制造业,对于国内很多城市而言,相比轻资产的互联网产业,制造业在拉动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上的作用更大。”恒业资本管理合伙人、慧辰资讯董事江曾对此总结到。

谁会成为下一个合肥

虽然越来越多城市争先投资新能源汽车企业,但不得不说,合肥是最早拿下智能汽车时代“入场券”的城市。

2020年4月,合肥对蔚来进行的70亿元股权投资,保守估计为它带来了1000亿元的收益。更早之前,2007年投资京东方、2011年赌注半导体,和2020年锚定新能源,投蔚来,合肥都从中收获至少10倍以上回报。

外界对合肥市政府的称呼是“中国最牛风险投资机构”。

2019年安徽省各市GDP排名(来源:哔哩哔哩)

尝到了蔚来的甜头之后,合肥市政府又开始继续寻找下一个蔚来。今年1月,零跑科技宣布完成B轮43亿元融资,超募逾10亿元。零跑汽车回应称,零跑计划在合肥建立第二工厂,同时合肥市政府参与了零跑的B轮融资。有报道称,第二工厂投产后,产能将达到年产20万辆。同时,合肥市政府对零跑汽车投资金额为20亿元,投资分为两批完成,B轮投资2亿元以及Pre-IPO轮投资18亿元。

不过,尽管合肥走在前列,但优势也没大到其他城市追不上的程度,合肥之于新能源汽车的意义,还远不及杭州之于电商。

从目前新能源汽车在各个城市的布局来看,上海、合肥、西安和武汉四个城市的赢面都比较大。

据盒饭财经不完全统计,上海有特斯拉、威马、上汽、爱驰汽车和哪吒;合肥有蔚来、大众汽车(安徽)、长安汽车(工厂);西安有比亚迪、吉利和宝能;武汉有小鹏汽车、东风和比亚迪;广州有广汽新能源,小鹏汽车的总部也在这里。

那么谁最需要小米汽车?

不同城市诉求各有不同。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名义理事长苏晖认为,相较于北上广等头部汽车城市,新一线城市对新造车企业需求更急迫。

“当前,北京高科技产业过于集中,且以环保、氢能源汽车为未来目标;上海坐拥上汽、通用、特斯拉等大型车企,汽车产业发展充分;广州追求多元化发展,新能源汽车并非其核心诉求。相反,西安、武汉等城市汽车产业仍有上升空间,市场需求尚未满足,以小米为代表的科技公司若在当地造车,会为其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和产业效益。”

近几年,西安、武汉等城市都将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作为重要目标,引进新造车企业,不失为一步好棋。

据武汉市发改委,汽车产业多年来一直保持着武汉第一大支柱产业的地位。而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也为武汉带来了新机会。

早在2009年,《长江日报》就曾报道称武汉计划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整车的产能要达到60万辆,真正崛起成为国内中部新能源汽车中心。 

相较于武汉,西安可能更需要小米。

陕西省统计局报告显示,西安汽车产业规模和聚集程度低,2020年整车产量接近63万辆,而武汉超过200万辆。此外,零部件生产企业数量多、规模小而分散,难以形成聚集效应。当前,除陕汽、比亚迪等车企,西安大部分企业不具备自主开发能力。

以2018年为例,西安汽车制造行业研发投入强度(即研发投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仅为2.3%,低于全市平均水平。研发经费的差距,最终会导致车企之间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的差距。而引进小米等新造车企业,可能是最快缩短西安汽车产业聚集程度的路径之一。

面对这么大一块蛋糕,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更不想放弃,在这场竞赛中,谁会成为下一个合肥呢?

相关文章

杂谈

音乐行业生变:没有了独家,然后呢?

2021-7-27 12:09:04

杂谈

医药O2O幸存者叮当快药IPO,59岁创业老兵对垒在线医疗巨头

2021-7-30 12:21: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