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绘画爆火背后的生意与争议?

AI画作冲击艺术界

近来,互联网的冲浪儿们,绝对逃不开AI绘画的刷屏。“意间AI绘画”小程序在其官方公众号宣称:“小程序平台自9月30日上线到11月12日,用户由0增长到117万人,其中11月11日单日用户增加65.7万人。”

多家大厂也纷纷入局AI绘画。腾讯上线了“QQ小世界AI画匠”活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上线了AI绘画特效,百度也推出了AI作画产品“文心一格”,7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AI用时1秒就复原了《富春山居图》残卷,应用的正是百度开发的飞桨和文心大模型技术。

Ai绘画在今年能够得以声名大噪,不得不提8月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的艺术比赛上,一幅名为《太空歌剧院》的作品。

这幅画气势恢宏、笔触细腻,古典梦幻的巴洛克歌剧院舞台上,几位穿着华美长袍的女子,向着黑暗中的观众表演歌唱,颇有法国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莫罗的风采,在比赛中,该作品夺得了数字艺术类别冠军。

结果一经公布,就在网络上引发巨大争议,因为这张画的署名是“Jason Allen via Midjourney”:Jason Allen是一家游戏公司的CEO,而MidJourney则是一款人工智能绘图软件的名字。据他介绍,自己借用了这款AI绘图工具,通过一个类似“文字游戏”的过程,输入题材、光线、场景、角度、氛围等等有关画面效果的关键词,并做了反复的调整和修改。

也就是说,获得人类艺术大奖的这幅作品,实际上是AI人工智能制作的。得知它并非出自人类艺术家之手后,有网友将此次获奖事件与“人们不会让机器人参加奥运会”相比,并表示“我们不需要与机器人比赛,更何况这些机器设计出来就是为了击败我们。”

人们的激烈反应,也体现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AI绘画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爆发,如果说人类的进步是线性的,但AI的进步是指数级别的。

进击的AI绘画

AI绘画,是指建立在人工智能算法上,经过深度学习,能够自动迭代,可根据用户指令自动绘制出图画作品的技术。通俗来讲,AI绘画技术,可以提供两种绘画路径:通过图片生成图片,或是通过文字指令生成图片。

AI绘画技术,能够在极短时间内,以近乎于零的成本生成几百乃至几万张图片,相对于人类创作这些画作所需要的时间、成本,AI的优势不言而喻。

正因如此,对于普通人来说,原本需要“艺术功底”的绘画,似乎突然没有了门槛。相比于人工手绘,在AI绘画的整个过程中,用户不再需要通过长年累月的学习、繁琐枯燥的训练,也无需具备深厚的绘画功底和素养,只需支付极低的费用甚至是免费,就能得到一张用AI绘画工具“创作”的图画。

长久以来,艺术被认为是最“安全”、最不易被AI“入侵”的领域,但今天,没有独立生命和思想的AI,已经开始大张旗鼓地进攻人类的艺术高地,似乎在宣告人人都能成为艺术家。

2022年以来,输入文本描述自动生成图片的AI绘画软件爆发性增长,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自我迭代与更新。突然雨后春笋的冒了出来.

2月初,AI 图像生成程序Disco Diffusion 开始爆红 ,它可以根据描述场景的关键词渲染出对应的图像:

4月,著名人工智能团队OpenAI发布了新模型 “达利二代”(DALL-E·2),OpenAI曾于2021年1月推出“DALL-E”算法,这个算法可以“通过自然语言的描述创造逼真的图像和艺术”。而一年后的 “达利二代”生成的图像更加真实准确,分辨率提高了4倍,画面的美感和艺术氛围更是与一代不可同日而语。

在这一阶段,AI绘画技术还存在着两大痛点:第一,无法刻画具体细节,渲染出的图像第一眼很惊艳,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缺陷,不值得细看;第二,画作渲染时间是以小时计算,加之修改细节,整个流程会花耗费的时间精力,甚至比直接手绘还要多。

不过,几个月之后,被誉为当今世界最强大的AI绘画模型 Stable Diffusion就解决了这些通点,使得AI绘画技术的发展实现突破性进展。

这也真正降低了AI画作的门槛,让所有普通用户能够通过软件去享受媲美专业作画的乐趣。

AI绘画的威胁几何?

纵观各大品牌的布局,我们能够注意到,跨界做咖啡,并非单纯只是追求新的业务增量。

但是,纵使Stable Diffusion、Midjourney、Dall-E·2等一系列高质量的AI绘画工具陆续问世,目前能够驾驭并感受AI绘画效果的仍是小众群体,诚如获奖作品《太空歌剧院》,也并非是通过Midjourney就一键生成的完美作品,他花费了80个小时,进行了900多次的艺术性微调,并添加了例如“华丽”、“奢华”等词组用于校正其作品的基调与感觉,《太空歌剧院》才得以问世,并且,他最后还利用PS等绘图软件,对画作进行了手动修饰画。

同时,国内AI绘画尚处于起步阶段,目前生成的还是比较简单的图片内容,尚未达到国外的整体水平,距离“解放内容生产力”则就更远了,在技术、产品和场景方面都有待探索。

从网友的分享中,我们就能够发现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bug,被网友质疑到底是“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障”。

例如,性别错乱,美女与猛男无缝衔接:

AI绘画爆火背后的生意与争议?

而这种离谱的bug,勾起了更多围观用户对于AI绘画技术的好奇心,并像拆盲盒似的参与其中,无形中也在推动这一赛道的更加火热。

当然,绝大多数用户对于AI绘画的兴趣,目前也仅停留在娱乐属性和社交属性,对其的评论也多是“好玩”、“有趣”。

至于AI绘画是否真的会冲击到人类艺术家,这可能不是一个能够很快给出的答案。当消极派认为AI绘画会造成从业者失业的同时,也有一些艺术家坚信“AI只是工具,创意永远是自己的”,荷兰艺术家Stijn Windig就曾表示:“我发现它更适合作为一个创意生成器使用。给一个文字提示,它返回一些图片能激发我的想象力,并可以作为草图用来在上面绘画。”

实际上,绘画艺术并非第一次遭遇来自新兴科技的挑战。20世纪前后,照相技术的普及给学院派画家造成了巨大压力,肖像油画不再成为人们唯一的选择。但也正是那时,画家们展现出惊人的创造力,各种艺术流派百花齐放。或许,AI绘画的风靡,对于艺术家们而言,反而是一剂“兴奋剂”。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壁虎看KOL(ID:bihukankol),作者:陈陈陈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购物车
优惠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