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在内卷,富人在漏税

全球最有钱的26个人所拥有的财富,是底层38亿人口所拥有的财产总和。为了把钱藏起来,一出出超级富豪们的避税大戏在全球各地上演。

文/李君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只有小人物才交税”。

全球最有钱的26个人所拥有的财富,是底层38亿人口所拥有的财产总和。

为了把钱藏起来,一出出超级富豪们的避税大戏在全球各地上演。

只有小人物才交税

2018年10月2日,《纽约时报》头版头条推出了一篇长达1.5万字的重磅调查报道。

报道矛头直指时任总统特朗普背后——作为全美最富有家族之一的特朗普家族存在大规模税务欺诈,以及通过内部交易、建立空壳公司等各种手段转移资产,逃税避税数十亿美金等行为,而特朗普本人则曾有10年没交过任何所得税的记录。

这篇由3位记者历时一年半、翻阅数万页纳税文件和保密资料才诞生的心血之作,虽然在民间引起热议,最终还是被压了下去,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浪。

特朗普对此的回应也只有四个字“极其无聊”,并拒绝公开自己的纳税申报单。纽约州税务官员声称已在对特朗普的税务情况进行调查,但过了几个月也没有新的消息,最后不了了之。

一家媒体单挑一位总统,输得毫无意外,但它至少让公众又一次窥见了超级富豪们庞大财富背后的另一面。

《纽约时报》对特朗普家族偷漏税的报道
▲《纽约时报》对特朗普家族偷漏税的报道 来源:纽约时报官网

最近这几天,美国巨富群体再次因为纳税问题被拱上风口浪尖。

6月8日,新闻机构ProPublica爆出一份美国超级富豪们纳税记录,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金融巨鳄索罗斯的名字赫然在列。记录显示,在有些年份,这些掌握了全美80%财富的超级富豪们的联邦个人所得税竟然为零。

比如贝索斯在2007年和2011年都没有缴纳任何联邦个人所得税,马斯克在2018年也没有缴纳任何联邦个人所得税,金融巨鳄索罗斯连续三年个人所得税缴纳额为零。

更让美国老百姓炸锅的是,25位最富有的美国人在2014至2018年间财富总额增长了4010亿,但总共就缴纳了136亿美元税费,平均“个人所得税率”只有3.4%,其中巴菲特低至0.1%,贝索斯连1%都不到,而一个年收入7万美元的美国普通中产,所得税税率就高达14%。

自己辛辛苦苦干一年还没资本家一秒钟赚得多,却要承担比富豪们高十几倍的税率,搁谁心里都不平衡。

对于媒体的爆料,富豪们的态度也很清奇,贝索斯保持沉默不作回应,马斯克回了个“?”。

从法律上讲,这份记录并不会对这些超级富豪们造成多大杀伤力。他们的财富大多来自于公司股票和分红,只要不出售股票或收取分红,这些收入都不属于应税收入。

也就是说,除了听几句来自公众的道德批判,富豪们并不需要承担什么重大代价。

相反的是,靠出卖劳动力获取工资生活的普通民众,却要交高昂的个人所得税

“只有小人物才交税”,上世纪80年代纽约房产大亨赫尔姆斯利这句充满优越感的话,在40年之后依然揭示赤裸裸的现实。美国这个大瓜,更让我们看清了资本家和普通人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很少有人愿意把一辈子打拼来的财富白白送给国家。越富有的人,避税的欲望和能力就越高。

为了守护财富,富人们纷纷化身“铁公鸡”,一出出避税大戏也在全球各地上演。

“被藏起来”的万亿美金

位于加勒比海西北部的开曼群岛上,有一幢5层小楼,在这栋外观普通至极的楼里,藏着18000多家公司。

开曼群岛风景如画,16世纪哥伦布航海发现这个“新大陆”以后,这里一度是海盗们的天堂。

如今,“杰克船长”让位于资本,小岛上随处可见的是精装律师、会计、银行家,还有从世界各地而来、栖身在奢华酒店里的隐形大佬和他们的香车美女,他们在这里干着同样的事——“把财富藏起来”。

加勒比海岸的开曼群岛
▲加勒比海岸的开曼群岛

1978年,英国统治下的开曼群岛颁布法律规定:无论任何企业或个人,在开曼群岛从事任何经济活动,都不需要缴纳一分钱的税款。而且在对于私有财产保护上,这里执行严格的保密政策。

既能避税,又能为公司在海外上市提供捷径,开曼群岛一举化身为全球富人的天堂。

如今,这个只有7万居民的小岛,容纳着全球300多家银行分支机构和10万家注册公司,其中,就有来自美国的苹果、谷歌、可口可乐、宝洁等世界500强企业。

和开曼群岛相似,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瑞士的银行家们就以“瑞士银行,帮你把钱藏得天衣无缝”的招牌在全世界招揽客户。

1934年,瑞士制定《银行保密法》,规定任何储户都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在瑞士银行开户。你可以用化名、用代号、甚至用一串数字来注册你的银行信息,没有人能知晓你的身份。二战期间,这些匿名的账户保护了很多犹太人的财产安全。就算拿枪指着瑞士银行工作人员的脑袋,他们也会对用户信息守口如瓶。

到2014年,瑞士银行管理着2.2万亿美元离岸资产。

瑞银集团
▲瑞银集团

好制度让坏人变好,坏制度让好人变坏。

对很多小企业主来说,犯不着漂洋过海那么远。他们在隐匿财产和合理避税方面也很有一套。

把日常开支都拿去公司报销,车房都登记成公司财产,再给自己象征性开点儿低薪。不仅少缴了个人所得税,还拉高了企业运营成本,少缴企业所得税,一举两得。

电视剧里富二代因为老爸破产,登记在公司名下的车房全被法院收走,流落街头,被灰姑娘拯救的桥段,灵感大概就是来源于此。

除了个人和企业所得税两个税种,在欧美日韩和中国台湾地区实行的遗产税,也是富豪们身后要缴纳的一笔巨款。

精明如他们,在各种灰色地带游走,去世前把所有财产合法转移。

在2018年《纽约时报》的披露中,特朗普的老爸老特朗普在儿子们还蹒跚学步时就开始考虑如何不让家族财产因为遗产税遭受损失。他让特朗普兄弟们在自己公司挂职,发高薪,然后再成立皮包公司做家族企业供应商,将财富转移到孩子们名下,之后再通过调低估值、稀释股权让资产缩水,通过这些操作节约了5亿美元遗产税。

信托基金也是被普遍使用的方法。富豪可以把资产设立成家族信托交给专业人士打理,基金收益则由受益人享有,因为所有权和收益权分开,可以迂回规避税务。

比如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的财富就是采用家族信托的方式管理。他将总计达46亿美元的迪斯尼股票委托给乔布斯信托基金,三处房产也分别交给了两个不同的信托,受益人是妻子和孩子,这样就可以少交遗产税。

成立慈善基金会也是国外富豪惯用的避税方法。这样类型的基金会,更像是美国政府和富人斡旋的结果,钱不交给政府,那就必须捐出5%做公益,大家都守规矩。

对于富人来说,这样做至少能绕开政府,按照自己的意志花钱,财富也能延续得更加长久。

实在不行,还可以“三十六计,跑为上计”。2012年,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对年薪超过100万欧元的富人加征75%的“富人税”,政策出台当年,就有587名被征收对象移民别国。

被撕裂的世界

这个世界正被贫富差距深度撕裂。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古特雷斯曾说,世界上接近一半的财富被最富有的26个人独占,他们拥有的资产加起来超过1.4万亿美元,相当于全世界最穷的38亿人口所拥有的财产总和,而70%的世界人口,都不得不接受不公平的收入和工资。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古特雷斯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古特雷斯

在美国,全美近20%的财富被占总人口0.1%的顶级富豪拥有,他们的净资产相当于90%的底层人群的资产总和。过去40年里,美国CEO的薪酬增加了937%,工薪阶级的工资仅增加了10%。

当富豪们赚取大量财富后都在想方设法避税,普通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

广大工薪阶级们靠固定工资生活,钱还没到手,税已经扣完,他们以“社畜”自嘲,以“躺平”为目标,又不得不为了生计持续“内卷”。

讽刺的是,多数富豪的财富增长更多来自股票、房产等资产上涨,这些资产在出售变现前不需要交税,他们连避税的必要都没有。

“每年赚2万美元的人缴纳的税款更高,那些每年享受约500亿美元税收减免的富豪却在搞慈善募捐。”《改变世界的精英骗局》作者吉利达拉达斯感叹道。

很多国家都在开展的税制改革背后,本质是不同社会阶层的利益拉锯战。

“如果把富人税称为阶级战争,就让他们说吧。但要求一位亿万富翁缴交的税率和他的秘书相同,大部分美国人会说这是基本常识。”2012年,出身平民家庭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富人开刀。

他的税改法案提出,政府要让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富人阶级税率不得低于30%。相对的,占总人口98%的年收入低于25万美元者税率不该提高,他还设立贸易调查与金融犯罪小组,对华尔街资本操控等行为进行调查。

但由于牵涉众多,法案推动起来十分艰难。“富二代”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奥巴马税改不了了之,特朗普反而开始推动减税,进一步为富人“减负”。

如今,击败特朗普的拜登又将富人税纳入日程。他提出要将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的资本利得税从20%提高到39.6%,加上投资收入3.8%的现有附加税在内,资本利得税总体税率可能高达43.4%;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也从37%上调至39.6%。

与此同时,国际税务透明化进程也在进一步开启。

2014年5月,瑞士政府宣布,瑞士金融系统将支持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签署的关于实施银行间自动交换信息标准(AEOI)。AEOI的具体要求是,各国收集的外国人的银行账户、公司的实益拥有权等信息,只要涉及税收,就会自动与外国人所属国籍的国家分享。

与瑞士一起签署宣言的还包括开曼群岛、百慕大等离岸避税天堂。

也就是说,那些开户人的信息从此透明化,这显示了瑞士打击偷税漏税的决心。宣言签署之后,瑞士银行300多年的保密制度走向终结。

2019年,开曼群岛也正式实施《经济实质法令》,对辖区注册的没有开展核心业务的空壳公司进行清理,避免其成为跨境避税行为的通道。

老牌“避税天堂”的大门从此关上,藏污纳垢的瑞士银行和开曼群岛们成为历史。

黑暗缝隙之中逐渐有光照进来。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被迫用自己的专业金融知识帮监狱长偷税漏税洗黑钱,最后他终获自由之时,也用一本厚厚的洗钱证据把真正的魔鬼送进了地狱。

而现实生活中,这场关于“逃亡的财富”的真相,才刚刚被揭开冰山一角。

相关文章

杂谈

在线教育员工:不用公司开人,我也要离职了

2021-6-11 12:03:07

杂谈

为权重而做网站,还是为业务而做网站?

2021-6-13 0:02: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