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ti1.14

阿里抛出连环炸

11月16日晚,对于22万阿里人以及无数阿里股东而言是个不眠夜。
阿里抛出连环炸

  11月16日晚,对于22万阿里人以及无数阿里股东而言是个不眠夜。阿里公布三季报同时,扔出了阿里云、盒马两大王牌项目IPO急踩刹车、马云套现等一连串深水炸弹,将这个万亿帝国一夜之间炸没了超1400亿元市值,网上哀嚎一片。

  作者 |李   原

  来源 |市界

  2023年,注定是阿里巴巴的多事之秋。

  在度过了一个“寡淡”的双11后,11月16日晚,阿里公布了2023年三季报,收入2247.9亿元,同比增长9%;经营利润335.84亿元,同比增长34%。数据还不错,但阿里同时连续向市场抛出了数个重磅消息,令人跌破眼镜,也引发了股价的连锁反应。

  当晚盘前阿里巴巴就出现了大跌,最终每股报收79.11美元,跌9.14%。一夜之间市值蒸发202.74亿美元(约人民币1468.39亿元)至2014.76亿美元,总市值只比拼多多高500亿美元。11月17日,阿里巴巴港股开盘继续大跌,截至发稿前跌幅超过10%。

阿里抛出连环炸

  阿里抛出的连环炸首先是,在“一拆六”后,被市场寄予最大关注和期望的阿里云,其上市计划被紧急叫停。

  对此,阿里在财报中解释称:美国近期扩大了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云智能集团的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可能无法按照原先的设想提升股东价值,因而决定不再推进。同时,阿里巴巴称:将坚决加大对阿里云的持续战略投入,确保阿里云专注于“AI+云计算”发展战略。

  与阿里云同步被叫停IPO的,还有最近屡次因“主动降价”等新闻被推上风口的盒马。阿里在财报中表示,盒马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暂缓,其正在评估确保成功推进项目实施和提升股东价值所必须的市场状况和其他因素。

  在阿里“1+6+N”的新架构中,被纳入“N”序列的盒马一度因业务最独立、需要集团协同较少,被视为可能最快进入IPO流程的板块。如今盒马IPO折戟,一位零售业人士向‘市界’透露,9月盒马便传出了IPO搁置的传闻,只是如今实锤落地。

  当晚,对市场更直接的刺激还是马云的套现计划。据美国SEC披露,马云家族信托将于11月21日出售共计1000万股、价值8.707亿美元(约63亿元)的阿里股票。这则创始人“用脚投票”的深水炸弹一出,让无数阿里人及股东度过了一个不眠夜。

  两大王牌项目IPO受阻、马云急于套现,这些连环信息的抛出,无疑让阿里的“一拆六”是否成立,还能否顺利推行下去,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合时宜的减持

  “‘一拆六’之后,同事们人心浮动。许多人在业务整合中被优化,集团又不断强调年轻化战略。大家现在士气有些低落。”一位阿里云员工对‘市界’说。

  从财报的整体表现看,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阿里可以说顽强地守住了阵地。不过落脚到竞争最为焦灼的淘天上,阿里的表现与这个平淡的双11一样,亮点乏善可陈。

  财报数据显示,2023年第三季度淘天集团营收976.54亿元,较上年同期仅增长4%。其中除了批发商业板块,即最近因性价比火爆“出圈”的1688,营收5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以外;淘天核心的国内零售商业板块合计增长只有3%。

  阿里几大业务板块中,第二大业务板块阿里云也仅增2%,收入为276.48亿元;表现最好的是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同比大增53%,收入为245.11亿元;其次是菜鸟,同比增长25%至228.23亿元;本土生活收入155.64亿元,同比增长16%。

  从仍在减少的员工数量上也可看出,阿里的组织结构性剧变还远未落幕。

  截至2023年9月30日,阿里员工总数为224955人,该季度继续减少3720人。而截至上季度,阿里员工较2021年底巅峰期已减少超过3万人,缩水比例接近12%。不过,在彼时的2021财年和2022财年中,阿里的营收增速还分别达到了40.72%和18.93%。如今的危急时刻,阿里未来“降本增效”压力想必会更加沉重。

  巨轮迷航之际,马云家族信托的减持无异于雪上加霜。

  实际上,截至2022年2月,马云持股已降至4.5%,低于5%,因此阿里财报不必再单独披露其持股变化。而在阿里2019年11月重返港交所时披露的招股书中,马云家族直接或间接持有阿里股份约为6.1%,共计约12.78亿股。

阿里抛出连环炸
▲(2019年阿里巴巴招股说明书)

  据公开信息,这6.1%的股份被马云分四种方式持有。马云家族信托以马云作为委托人,马云和家人作为受益人,通过家族信托控制JC Properties Limited(BVI)和JSP Investment Limited(BVI),分别持有阿里巴巴开曼约4.19亿股和约3.98亿股。

  实际上,随着过往几年马云在阿里集团的不断淡出,他一直在稳定地减持阿里股票。

  据媒体整理信息:2014年阿里巴巴IPO后,马云曾在2014年9月到2019年11月期间,减持了约价值400-500亿元的股票;2019年11月到2020年7月,减持了约300-400亿元。减持后,马云的持股比例从6.1%降至2020年的4.8%。

  不过彼时阿里风头正盛,马云的减持并未掀起市场风浪。

  2020年7月至2022年2月,马云又减持了大约50-100亿元股票,截至2022年2月,持股比例进一步降至4.5%。

  与过往相比,马云此刻减持63亿元或许不足为奇。但当它与阿里一系列运途不顺的信息放在一起参详,意义就变得非同寻常,引发的市场情绪也被成倍放大。

  业内人士分析,马云此时减持阿里股票非常不合时宜,但他仍然执意减持,或许是真的需要钱。

  阿里云烦恼缠身

  如果说马云套现操作引发股价大跌是市场的过度反应,阿里云被叫停IPO对阿里来说,才是真正的棘手问题。

  毕竟在数日前,阿里云刚刚经历了一次“史诗级”的崩盘宕机。11月12日,双11刚过,阿里系全线产品集体“崩了”登上热搜。两个多小时里,许多人使用淘宝、支付宝、饿了么、闲鱼、钉钉等软件都出现了问题。

  据业内猜测,这很可能是由于技术后台的一次“鉴权”bug所引发的事故。为何会出现这样“牵一发动全身”的底层技术漏洞?这次故障对正风雨如晦的阿里云来说,来得极为“不合时宜”。

  在10月31日的云栖大会上,阿里集团董事会主席蔡崇信刚刚骄傲地表示:全国80%的科技企业和超过一半的AI大模型公司跑在阿里云上。此次重大事故的“打脸”,无疑将引发业界对于阿里云稳定性,进而对于公有云安全隐患的长久思考。

  何况今年以来,阿里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一方面,面对华为云在政企云业务的节节深入,阿里云显得进退失据。某种程度上,在云栖大会反复强调与80%科技公司的深度绑定,只是阿里云对政企云久攻不下的无奈站位。

  在市场份额上,阿里云也在失去城池。截至去年第四季度,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从38.6%跌至了32.6%。在最新三季报中,阿里云收入增速日趋缓慢,仅同比增长2%。

  今年上半年,阿里云又被曝出核心人才流失等问题。5月,阿里云一季度首次出现收入负增⻓,集团随即降本增效,给出了裁员7%的指标。旋即伴随着“一拆六”战略出台,阿里大中台被拆,该业务更成为阿里云的人员优化重灾区。

  凡此种种,在几天前的阿里云大崩盘事件中,各个讨论区都弥漫着“人员优化”是否是阿里云稳定性下降的讨论。

阿里抛出连环炸

  此外,随着阿里云前CEO张勇上任半年就黯然退场,阿里云此刻也面临着“权力真空”问题。

  前述阿里云员工对‘市界’表示,新任阿里云CEO吴泳铭应该只是位过渡领导。在云栖大会上,吴泳铭没有在主论坛发表演讲。大会开场前,一张可被用来讨论“谁是C位”的照片在媒体中间流传。照片上,走在C位的是蔡崇信与阿里云创始人王坚。

  最近数月来,王坚屡屡代表阿里云出席各种活动和签约仪式。但他一直表示:自己在阿里没有担任职务。

  而眼下,“无人领导”的阿里云发生的重大事故将由谁来“背锅”负责,也被打上问号。毕竟在2022年12月,阿里云曾在香港发生过大规模服务中断事件,被内定为“P0”级别事故,并直接引发了时任CEO行癫的离职。

  在此种种不利条件的影响下,阿里云IPO的暂缓固然有财报会上所说的外因作用——美国的芯片出口限制延续,对于国内云厂商提供算力支持提出了严峻挑战。

  但内因更是阿里云要亟待解决的问题,阿里云还需要修炼内功,也还难以与集团资源切割。最起码,如果仍想谋求一个美好估值上市,阿里云绝对不能承受重大事故再次发生了。

  巨轮驶向何方

  与阿里云刹车、马云套现的两大新闻相比,盒马IPO暂缓只能算做一条“靴子落地”的消息。

  早在阿里刚公布“一拆六”时,盒马便被率先传出将于今年11月完成赴港上市。不过到今年9月,便已有“盒马IPO搁置”的传闻出现。

阿里抛出连环炸

  在此传闻中,盒马IPO仅能拿到40亿美元左右的估值,与2022年前后60亿甚至100亿美元的目标相去甚远。对于该传闻,盒马彼时的态度是“不予置评”。

  如今,来到临近此前盒马的上市目标节点,阿里也终于放出了实锤消息。

  盒马为何拿不到理想估值?据前述零售业人士对‘市界’表示:一方面,今年港股流动性表现较差,企业估值普遍不佳。另一方面,今年零售、食品公司的活跃度也一般,老乡鸡、沃隆食品等公司均做出了主动终止IPO的动作,阿里做出这个选择并不意外。

  不过,虽然盒马难以在今年走完IPO之路,但盒马CEO侯毅的雄心却在明显升高。

  年初,侯毅宣布“盒马鲜生”实现盈利后,也明确喊出了GMV剑指1000亿的目标。据晚点报道,2022年盒马GMV约为450亿元,2021年约为340亿元。侯毅进一步表示:盒马要在未来十年,服务10亿消费者,实现全国10000亿元的销售、建立1000个盒马村。

  今年,盒马一改需要自负盈亏、谨慎开店的态度,进入了加速狂奔模式;先后重启了社区超市盒马MINI店,并推出了主打精品超市定位的新业态“Freshippo Best”。

  与之同步,盒马展开了疯狂开店模式。7月,盒马在北上广深等8座城市同时开出12家门店。8月,在上海、杭州、重庆等地开出7家门店。9月,盒马开出了16家“盒马鲜生”门店、3家盒马mini门店、9家盒马奥莱门店,1家盒马黑标店Premier、1家杭州亚运会媒体中心体验店,合计30家门店,盒马以平均每天1家新店的速度布网。

  10月13日,盒马更出台了被称为“成立八年最大变革”的降价活动,宣布将线下门店的5000多款商品价格下调20%,并将逐步扩展至线上。

  虽然这一降价活动引发了许多供应商和会员的强烈不满,但盒马的扩张之心看起来已坚如磐石。

  不过,比起前途未卜的阿里云和盒马的IPO,由蔡崇信亲自操盘的菜鸟目前来看,IPO进度还依然走在正轨。财报显示,菜鸟集团已申请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并已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A1文件。蔡崇信在财报会上表示:“虽然IPO交易的成功取决于市场状况和相关审批,但我们对菜鸟的业务基本面充满信心。”

阿里抛出连环炸

  在财报会上,阿里CEO吴泳铭也同时公布了阿里的新一批战略级创新业务——1688、闲鱼、钉钉、夸克。并表示,这些战略级创新业务将以独立子公司的方式运营,打破以往在集团内的定位限制,用更独立的策略去面对最广阔的市场,集团将以3-5年为周期进行持续投入。

  吴泳铭在财报会上还表示,面向未来阿里将有三个重要优先级方向: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平台业务、AI驱动的科技业务、全球化的商业网络。并强调阿里将根据市场规模、商业模式及产品竞争力,梳理既有业务的优先级,定义核心业务和非核心业务。对于前者将保持长期的专注力,持续投入资源,以确保长期生命力和竞争力。对于后者,将通过尽快盈利或其它多种资本化方式,实现这些资产的价值。

  不管阿里最终会驶向何处,但可以肯定的是,阿里帝国在未来的时日中,震荡还将成为常态。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广告位招租91983889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