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IPO,磨刀霍霍向Uber

2012年北京初冬的那场大雪,彻底改变了滴滴的命运。几个月前程维拿着软件给政府部门做演示时,面临着无车响应的尴尬。但这场雪首次让滴滴的订单量突破1000单。

来源:AI财经社

编辑 /   冒诗阳  周路平

2012年北京初冬的那场大雪,彻底改变了滴滴的命运。几个月前程维拿着软件给政府部门做演示时,面临着无车响应的尴尬。但这场雪首次让滴滴的订单量突破1000单。

程维也没想到,这只是残酷的商业竞争的开始。作为当年最好的创业赛道和移动支付入口,腾讯阿里巴巴等巨头都加入了打车大战,开启补贴大战。

所以,在滴滴走过的路上,空气里还弥漫着商业竞争的“硝烟”。

程维在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回忆,当年和快的竞争,一开始准备了400万预算,结果那个月花了1个多亿,“签单的时候手都在抖”。结果滴滴与快的在情人节完成合并后,Uber又大举进军中国市场,用程维在达沃斯论坛的话说:“我以为滴滴和快的的竞赛就是总决赛,合并后可以好好建设家园了,没想到,只是亚洲小组赛。”

正是因为竞争,滴滴成为了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巨头共同投资的公司。随着滴滴收购Uber中国,双方以互相持股暂时结束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2021年的炎炎夏日,滴滴终于迎来了上市的关键时刻。投资人当年的厮杀和投入能获得多大的回报,谜底很快将揭晓。

滴滴千亿规模IPO

滴滴IPO,磨刀霍霍向Uber
滴滴

6月11日凌晨,滴滴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如一切进展顺利,这一中国最大出行平台的IPO,将有望创下继2014年阿里巴巴之后,中国公司在美规模最大的一次IPO。

招股书内容显示,IPO之前,软银是滴滴最大股东,持有滴滴21.5%的股票。但在招股书生效后,软银、博裕资本将退出滴滴董事会。滴滴创始人及管理层团队掌握最大话语权,其中,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持股7%,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柳青持股1.7%。投票权上,滴滴管理层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其中程维、柳青合计拥有超过48%的投票权。

成立至今,滴滴融资21次,融资规模超过200亿美元,参与投资的“朋友圈”从苹果、丰田、腾讯、阿里巴巴、富士康到高瓴、红杉等,覆盖全球知名企业、投资机构和个人超过40家。此外,在本轮IPO中,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以及华兴资本担任滴滴的承销商。

他们都将成为滴滴IPO的受益者。目前,市场对于滴滴的估值预期超过700亿美元。据外媒引述知情人士报道,滴滴预计将通过IPO筹集相当于估值8%-10%的资金,将成为融资规模达到数十亿美元的大型IPO。另据彭博消息,滴滴在非公开市场的估值已达950亿美元(约6073亿人民币)。相比之下,截至周四美股收盘时,已上市的出行领域巨头Uber的市值也不过927亿美元。

“这两年,美国投资者大量投资有望实现高增长的中国初创企业,并希望通过在美国上市来收回资金。这一次滴滴选择美国IPO,我相信这些投资人也看好滴滴的溢价能力。”一位证券行业分析师对AI财经社表示。

而滴滴招股书也首次将公司财务状况全面向外界公开。其中,网约车业务仍然是核心。招股书显示,滴滴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收入分别为1353亿元、1548亿元、1417亿元,亏损分别为150亿元、97亿元和106亿元。2021年一季度,滴滴的利润转正,盈利54.83亿元。其中,中国出行业务近三年收入分别为1332亿元、1479亿元和1336亿元。

多项业务中,核心的网约车业务已能够实现小幅盈利。该板块成本项包含了司机车费和司机激励费用,近三年分别为1278亿元、1397亿元和1258亿元。扣除司机车费、司机激励费用和其他运营支出三项核心成本,2019至2020两年间,该业务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分别为38.4亿元和39.6亿元。其中,2020年中国网约车业务息税摊销前利润率为3.1%。

滴滴与Uber的拉美之战

滴滴IPO,磨刀霍霍向Uber

作为滴滴在全球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Uber并没有因为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而结束竞争。双方最终在全球市场短兵相接。

Uber历来在海外市场有优势,但全球也是滴滴向往的星辰大海。滴滴在招股书中披露,计划将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约20%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能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等。

国际市场被放在了重要位置,而拉美是滴滴和Uber最新的交手战场。AI财经社了解到,滴滴自身参与国际业务的时间开始于2018 年,但与早期的试水不同,滴滴于2020年开始持续加码,并在美国以外的市场与Uber短兵相接。其中,滴滴已经进入墨西哥、巴西、巴拿马、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 14 个国家。

据悉,拉丁美洲曾是Uber在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然而,2020 年第三季度Uber 在拉美地区的收入同比减少了 40%,新冠疫情影响了用户对Uber的使用。但与此同时,滴滴却将拉美作为海外市场的发力之地,在墨西哥滴滴市场占有率超过Uber,在拉美地区,滴滴已经拿下网约车超四成份额。

不仅如此,滴滴已经在为国际市场做内部调整。不久前,滴滴成立了国际化顺风车事业部。从今年1月起,滴滴已经在为阿根廷等南美国家招聘市场分析员等岗位,以支持当地市场的探索。除拉美外,滴滴将在近期进入欧洲、中东、非洲等国际市场。

加码开拓国际市场的背后,是滴滴需要在出行市场实现持续增长,成为一家全球化的科技公司。正如程维和柳青在创始人信中所说:“我们渴望成为一家真正的全球科技公司。尽管我们起步于国内,但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生活得更好。”

与此同时,国际市场的规模仍然广阔。招股书预计,2020年全球出行市场规模为6.7万亿美元(约人民币42.8万亿元),共享出行和电动车在全球渗透率分别为2%和1%。到2023年,中国网约车市场价值可能会从2019年的535亿美元增至995亿美元。

中投公司的数据显示,2040年全球移动市场预计将达到16.4万亿美元(约人民币104.8万亿元),届时共享出行和电动车渗透率将增加至23.6%和29.3%。

但即便增速明显,滴滴目前海外业务的占比仍然较低。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滴滴在包括中国在内的15个国家约4000多个城镇开展业务。但本土市场业务占据了大部分比重。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平台收入中,93.4%来自于中国,6.6%来自于国际。

在此基础上,滴滴如何在全球市场培育用户,并赢得与Uber的竞争,将是未来的挑战。

滴滴网约车的新战事

滴滴IPO,磨刀霍霍向Uber
图/滴滴官方

在递交招股书后,滴滴创始董事长兼CEO程维和总裁柳青发布了创始人内部信。信中程维回忆起成立滴滴的初衷,按照信中描述的场景,2012年的一场大雪,他裹紧夹克,在寒风中等待出租车,他的前前后后排着长长冰冷的队伍。

“那个夜晚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我的夹克经不起风,但我不孤单。”程维说在信中说,也就在那一年,滴滴出行面世,一个简单的目标是让出行更简单。

正因如此,比起财务数据,此前滴滴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用户规模上。滴滴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的12个月里,滴滴全球活跃用户为4.93亿,全球年活跃司机为1500万。滴滴中国出行拥有1.56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2500万次。

然而,在滴滴的发展线上,2018年是一个难以绕过的节点,彼时连续两起恶性安全事件令这家独角兽放慢了步伐。“all in 安全”的这些年,恰恰也是滴滴减速的时间段。

不过,从去年开始,在“安全第一”的发展承诺中,滴滴开始加速业务上的增长步伐。2020年4月,滴滴董事长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公布未来3年的战略目标,即“0188”: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显然,单靠核心业务网约车,难以支撑程维和滴滴如此宏大的蓝图,其背后深深的焦虑可想而知。据招股书内容,滴滴“四个核心战略版块”分别是共享出行平台、车服网络、电动车以及自动驾驶。为其带来营收的部分被分成了“三大业务”,分别是中国出行业务(中国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等业务)、国际业务(国际出行和外卖等业务)和其他业务(共享单车和电单车、车服、货运、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业务)。

事实上,滴滴近期在国内市场的布局也主要围绕上述“四个核心战略版块”和“三大业务”展开,在战术层面则体现为“多品牌”并行和业务边界的不断扩展。

曾有分析人士对AI财经社指出,滴滴冲击资本市场需要网约车之外的新故事,而其布局多品牌战略,不仅可以针对细化的市场群体,令相对独立的各品牌形成促进与联动,同时也可以在各品牌之间构筑防火墙,将彼此之间的影响降到最低,从而拥有更大的成长和想象空间。

2020年是滴滴紧锣密鼓筹备新故事的一年。3月,滴滴在上海、深圳和西安等21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5月,滴滴组建橙心优选团队并在成都试运营,正式涉足彼时火热的社区团购;6月,滴滴同时在成都和杭州上线货运业务。

在网约车领域,2020年 9月,滴滴正式推出旗下网约车品牌“花小猪”,且重启“快的”品牌,宣布旗下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不仅如此,围绕网约车,滴滴还在去年针对前端租赁市场的整个产业链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试图在商品、招募、交易、交付等四个环节进行“全链路”式管理。

尤其是主打下沉市场的花小猪,被滴滴寄予厚望。有消息称,滴滴希望凭借花小猪打下网约车25%市场份额,冲刺市场第二。一位南方的网约车公司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在巨头时代,想要破局就必须在市场策略和玩法上体现出差异化,而花小猪聚焦的下沉市场和“社交裂变”恰恰体现了这一点,“如果是另一家公司推出的花小猪,那滴滴能不能保持现在的地位真不好说。”

围绕与车相关的领域,滴滴想要拥有的远不止于此。2020年11月,滴滴发布了与比亚迪联合研发的全球首款定制网约车D1,这也是滴滴首次正式涉足汽车的硬件制造领域。今年4月,亦有媒体报道称滴滴已经开启了造车项目,由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负责。

踩中了当下智能汽车风口的滴滴自动驾驶公司更是收获了资本市场的青睐,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一年中已经融资超过11亿美元,且均来自于软银、IDG资本和广汽集团等实力雄厚的资方。与此同时,滴滴自动驾驶还与广汽埃安达成合作,双方将联合开发一款可投入规模化应用的无人驾驶新能源车型,这也标志着滴滴在造车之路上只会越走越远。

不过,滴滴当前面临的挑战也非常多。在目前只有网约车业务能够持续造血的背景下,滴滴其他业务线均处于亏损状态,尤其是滴滴极力拓展的多项业务均还处在验证阶段并且挤满了其他巨头的身影。

所以,对于当下谋求登陆资本市场的滴滴来说,想要顺利破局,就必须利用在国内的积攒优势,向国际市场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

相关文章

互联网资讯

腾讯出重拳整治,官媒纷纷痛批,“饭圈乱象”是时候该刹车了

2021-6-12 17:27:39

互联网资讯

谷歌停止在 Chrome 浏览器中隐藏完整网址

2021-6-13 2:26: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