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族网络的加减法:“后林奇”时代 少年能否归来?

一场意外始于2020年圣诞节,游族创始人林奇突然离世,让游族网络成为舆论焦点。

“当时更多的压力来自于与外界、内部的沟通。因为很多人会有误解,会忽略客观事实的存在,那就是公司业务本身在正常运转,玩家依然喜欢我们的产品。”6月16日,在游族网络总部大楼的办公室里,游族网络CEO陈芳回顾那一段压力不小的日子,他加入这家公司即将满三年。

当天,游族网络首次将针对玩家的少年节与十二周年庆结合,举办了一场主题为“少年,欢迎回家”的玩家、员工、前员工共庆的活动。这场强调回归游戏初心的大型活动,一方面是为了给两千多名“族人”带来信心,另一方面也公布了企业的使命愿景、明确的战略方向、业务进展等一系列动作,希望大家关注到游族的主营游戏业务正在稳步发展。

“创始人突然离世对一家公司来说确实是很严峻的考验,但首先公司的方向没有变,而且经历了这样的困难,这也让我们有信心面对未来的挑战。这些员工都是陪公司走过这一段暴风雨的人,我们有理由更乐观去面对未来。”陈芳认为,不会再有任何打击,能比过去的打击更为糟糕。

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此前,游族网络开展了一次调研活动,对外阐述了董事会在事后做出的反应,以及对上市公司治理架构的调整。

陈芳作为CEO主要负责公司整体业务及管理,副总裁刘万芹负责公司全球化业务。公司还设立了经营管理委员会,共同讨论和决策公司战略、组织及业务的发展。

眼下,游族同时在加法和减法两条线上发力,在剥离非游戏主营业务的同时,强化在主营赛道、主营业务的研发投入。

6月16日,游族网络宣布成立创新院,并明确对于创新类项目和产品的研发与投资,每年的投入金额将不低于10%的毛利。针对原本优势的卡牌和SLG赛道,游族网络也进行了内部组织结构调整:少年工作室、战争工作室、潜龙工作室、百川工作室、饭团工作室五大工作室将升级为一级部门,直接向CEO和经营管理委员会汇报。

“接下来还是要回归游戏产业的初心,更聚焦于主营业务、主营赛道和主营项目,夯实卡牌、SLG两大细分赛道。电竞、无人机、MCN这些非主营的项目孵化都将暂停。”陈芳透露,游族还出台了一套主要基于利润的、稳定可操作的、清晰可计算的激励方案,调动业务团队积极性,提升管理团队和一线业务部门自主经营与成本意识。

调整背后,是游族网络在业绩上的承压。该公司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47.03亿元,同比增长46.04%,净利润却出现自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如何扭转这一局面?陈芳也透露了自己的思考,“聚焦是最重要的。另一方面将增强对研发与人才的投入,因为好的产品对于营销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实施了‘20+X’激励政策,‘20’是指承诺不低于20%的经营利润给到业务团队,并将通过一系列细则条款和过程管理,优化成本,提升人效及预算完成的精准度。‘X’是指,游族乐于与业务骨干、高潜员工共同分享公司成长收益,并于近期发布了长期激励计划。”

另外,想要对抗行业面临的增长放缓的现状,一个重要的手段是全球化,游族网络自2013年起便开始了全球化征程,是中国最早出海的游戏厂商。

海外市场将更受重视

突发事件带来的猜测也在海外蔓延。

游族网络在海外的员工和合作伙伴,也会跟中国同事一样看到新闻过来打听。但某种程度上,集团董事长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遥远。有的可能从来就没有见过面,有的也只是听说过名字。他们更关注的是,国际化策略会不会变?公司大的方向会不会变?

负责海外发行业务的游族网络副总裁刘万芹,在那段时间密集地找海外业务负责人沟通,接下来的目标以及规划。海外市场作为一项增长中的业务和游族历年营收的半壁江山,也将更加受到重视。

“变故过后,我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来重新调整和确定新的方向。方向其实一直是很明确的,那就是保证业务的增长。今年我们会继续在卡牌和SLG两大主要赛道发力,并且在海外做一些竞技产品、定制化产品等新的尝试。今年我们有一款自研自发的全球化的SLG产品《Infinity Kingdom(战火与永恒)》,从1月份就开始在海外运营,然后再考虑引进回国。这款产品从立项之初就是一款面向全球的产品,整个人物设定和玩法,都更国际化一些。在海外重点市场直接上线,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机遇和挑战。”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

过去多年,海外市场都是游族网络突破瓶颈的增长点。财报显示,自2016年起,游族海外市场营收就已经超过了国内市场。2019年,游族网络全年营收近32.2亿元,其中海外游戏业务收入20.3亿元,占比63%。2020年,游族网络海外市场实现营业收入25.9亿元,同比增长27.7%。

“不同的国家民族,有不同的文化、语言、用户偏好,我们会针对不同的区域,决定不同的发行策略和节奏。日韩市场趋于饱和,跟中国市场一样竞争会比较激烈,流量成本也在上涨。而拉美市场基本还是蓝海,机会比较多。”刘万芹介绍,“但游族在海外是全区域、多品类的布局,各个市场在我们看来都是有机会的。在战略上我们会不断发掘一些赛道和题材上的洼地,然后充分调用全球的资源将其落地。”

如今,几乎每一家游戏公司都将“出海”作为重要战略。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对外公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逾6.6亿人,中国游戏市场实际市场规模2786.87亿元,同比增长20.71%,增速同比提高13.05%。自主研发游戏在海外市场的实际销售收入154.50亿美元,同比增长33.25%,增速同比提高12.3%,这意味着,海外游戏市场的增速显著高于国内,但是实际营收占比仍然有待提高。

非主营业务正在剥离

历经变数至今,游族网络的未来何去何从,令外界纷纷猜测。少年情怀固然动人,但下一步动向才是投资人与员工更为关注的。

6月2日晚,游族网络发布股价异动公告称,经核查,公司原控股股东、实控人林奇的继承人的法定监护人许芬芬正在筹划股权转让相关重大事项,近期取得较大进展,该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

游族网络发布的2021年一季报显示,2021年Q1的业绩已经有所回升,净利润达到1.87亿元。财报发布的同时,陈芳也对内发布了一封《致最高优先级投资者的公开信》。这里的“最高优先级投资者”是陈芳对游族网络全体员工的称呼,他坦言传统投资人用的是货币和资本,而员工用的是青春和职业生涯。

《公开信》中提到,由于公司在Q1把非主营业务的投资甚至团队都做了剥离,通过成本的控制和资源配置的优化,过去一个季度是游族历史上管理毛利和毛利率最高的一个季度,也是预算达成匹配度最高的一个季度。陈芳提到,在市场离职高峰期的2-4月,公司今年员工主动离职率是近几年来最低的。

他认为,游族网络是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过去12年已经打造了一套比较成熟的生态和能力体系。同时,游戏仍然是一个靠内容取胜的行业,用户核心还是关注游戏本身。

在616活动现场,游族还公布了四款在筹备测试和发布的自研新产品:《新盗墓笔记》《战火与永恒》《代号:行者》和《代号:JGame》。此外,包含《三体》在内的十几款产品也正在研发中。

“《三体》作为公司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在公司战略层面的意义更是不言而喻。这个IP的游戏作品开发,并不局限于一款产品,而是希望立足IP本身,集合全产业链的力量进行矩阵式的产品布局。”陈芳进一步补充。

在加法和减法之间,身处游戏行业,还是要看游族已有产品长线运营能力和未来新游戏的表现,才真正决定“少年”能否归来。

(作者:陶力,杨洁茹 编辑:张伟贤)

相关文章

互联网资讯,站长新闻

全球511家苹果Apple Store门店全部恢复营业

2021-6-16 12:38:04

互联网资讯,站长新闻

小米618全平台累计支付金额破150亿

2021-6-18 2:47: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