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社交”Soul暂停IPO:钓鱼举报竞争对手,现金仅够撑3个月

6月23日,社交平台Soul的运营商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Soul”)发布公告,暂停IPO定价流程,此前5月10日,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

来源:时代周报

研究员/孙沐霖

“灵魂社交”Soul暂停IPO:钓鱼举报竞争对手,现金仅够撑3个月

6月23日,社交平台Soul的运营商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Soul”)发布公告,暂停IPO定价流程,此前5月10日,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但为何在预期上市的前一天按下暂停键?这或与Soul涉嫌不正当竞争有关。此外,Soul迅速发展背后还存在诸多问题。Soul经营多年但用户体量仍不及陌陌(MOMO.0)的1/3,持续烧钱营销以换取用户增长,带来的后果是营业收入越高亏损反而越大。

急于扩张却困于变现,Soul仍未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面对增长速度放缓,Soul再次加大营销力度,但其账面资金告急,若无法顺利上市融资,不排除soul因失血过多而创业失败的可能。

用户体量难突破,钓鱼举报对手面临巨额赔偿

2016年,Soul App上线,恰好赶上了陌生人社交App爆发期。与当时风头正盛的“探探”、“陌陌”不同,Soul淡化“颜值”而主打“灵魂社交”的概念,用户通过相关测试被划分到不同“星球”。然而,上线至今已有近5年,Soul的用户体量仍远不及陌陌。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Soul的DAUS(Daily  Active  Users,日平均活跃用户数量)和MAUS(Monthly  Active  Users,月平均活跃用户数量)分别为910万和3230万。陌陌2021年Q1财报显示,2021年Q1陌陌App的月活跃用户为1.153亿。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之前,Soul用户体量更加微小,2019年和2020年的DAUS分别为330万和590万,与同时期的“积木”、“Uki”等App并无太大差距。2018年上线的Uki被Soul视为其强势竞争对手。

然而,Soul用户量开始激增的“宝贵”时间段,却是通过钓鱼举报竞争对手取得的。

2019年7月,负责公司产品运营和内容审核的Soul合伙人、前董事李某发现,有一款“Uki”App平台与自己公司的Soul平台功能类似,为打击竞争对手,李某授意下属、公司员工范某搜集竞品App平台上的违规内容,搜罗无果后竟自己注册Uki账号并在对方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截图向有关部门举报。随后,Uki因“存在涉黄有害的低俗内容”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长达三个月。据上海市普陀检察院一审宣判,认定Soul员工李某和范某某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但这起恶意举报事件并未就此结束。据北京商报报道,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网信息,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Uki运营方)诉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Soul运营方)“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已于4月21日立案,法院于5月21日冻结Soul 2693万元资金。

Soul在招股书中表示其在此事中没有过失责任,存在推卸责任给员工的嫌疑。Uki被下架前的日活数据近200万,而恶意举报事件对Uki几乎是“致命打击”,导致其错失了因疫情产生的用户增长黄金时机,App下载量直线下跌。但这起不正当竞争纠纷将会如何发展,是否会对被告方进行进一步资金冻结甚至要求支付巨额赔偿,也是投资者对Soul的普遍担忧。此外,若不正当竞争被坐实,Soul的口碑或将面临断崖式下跌。

6月21日,Uki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表示,日前公司已依法收集到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璐等人涉嫌参与对公司不正当竞争的关键证据,将择期对外公布。据新华社报道,该起案件将于6月29日正式开庭。在此情况下,Soul即使继续上市,恐难获得较高的估值,甚至可能面临破发的局面。

急于扩张却困于变现,现金仅够撑3个月

在商业变现上,Soul才刚刚起步。2019年开始,该平台推出了虚拟货币(Soul币),可用于购买虚拟礼物和特殊头像,并推出会员机制提供相关特权。招股书显示,其大部分收入来自上述增值服务,2019—2021年一季度,Soul的收入分别为7071万元、4.98亿元、2.28亿元。其2020年收入增速高达604.3%,但疫情红利期过后,2021年Q1的收入增速显著下降,同比增速下降至259.8%。

营业收入增速下滑的同时,Soul的净亏损也在持续扩大。2019—2020年,Soul的净亏损额分别为3亿元和4.89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仅2021年一季度,其净亏损就高达3.83亿元,2020年同期净亏损才5280万元。可以看出,Soul收入增长的速度远不及亏损的扩大速度。

具体来看,Soul净亏损不断扩大主要因为营销费用迅速增加和用户付费率难以提高。

一方面,由于Soul的月活跃用户仍不及探探的1/3,为了保持用户数量增长速度,Soul只好继续砸钱投放广告,其营销费用持续加大。2019年、2020年营销费用分别为2.05亿元、6.21亿元,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9.24%、124.74%,2021年一季度,其营销费用就高达4.7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484万元增长了758.86%,营销费用占比再次大幅上升至197.6%。

另一方面,Soul的收入结构单一,过于依赖增值服务,用户付费率不足。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一季度,Soul的用户付费率分别为2.3%、4.5%和4.8%.而根据财报,陌陌2021年一季度的月活用户中,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1260万,根据其月活跃用户1.153亿计算可知,陌陌的用户付费率为10.93%,远高于Soul。

Soul在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通过广告服务赚取收入,但Soul的用户基数不够大,意味着其通过流量赚取的广告费用并不多。2021年一季度Soul开始与供应商合作,用户通过充值虚拟货币购买Giftmojis,以兑换供应商提供的实体礼物,Soul从中赚取物品差价。但这项业务能否为Soul带来可观的收入,是否会受到监管部门限制,仍是未知数。

原文化部(现文化和旅游部)、商务部曾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该通知第八条明确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使用范围仅限于兑换发行企业自身所提供的虚拟服务,不得用以支付、购买实物产品或兑换其他企业的任何产品和服务。用Soul币兑换其他供应商的实体商品,这项Giftmojis业务存在违反上述规定的嫌疑。

Soul商业变现的道路极其艰难,扩张的脚步不能停下,但可用来投放广告的账上资金却不多了。2021年一季度末,账上现金仅为4.75亿元,按照该公司现在烧钱的速度只够撑3个月,上市募资迫在眉睫。此外,Soul的负债增长也十分显著,2019—2021年一季度,其负债总额分别为6287万元、3.2亿元、5.76亿元,经计算,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0.82%、45.57%、98.56%,已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水平。

时代商学院认为,Soul急于扩张却困于变现,收入结构单一,相比起陌陌和探探,Soul还未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目前Soul却按下了上市暂停键,若无法顺利上市融资,Soul或将因失血过多而创业失败。

总结

如何在不引起用户反感的情况下走上商业化之路一直是社交平台的难题。一方面,Soul一直强调非“荷尔蒙社交”平台,要与陌陌、探探等“约会软件”划分界限,但其为用户提供的增值服务却似乎在向“荷尔蒙社交”平台靠拢。

社区氛围“变味”会导致Soul失去“灵魂”而泯然于陌生人社交红海;过于依赖增值服务,难以发展广告业务展现出Soul的盈利天花板;急于扩张疏于管理导致平台上诈骗事件频出……赴美上市可解现金流吃紧的燃眉之急,但Soul的商业化难题依旧没有得到答案,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依赖资金输血并非长久之计。

相关文章

互联网资讯

同程艺龙数千万元战略投资爱电竞酒店

2021-6-25 16:30:26

互联网资讯

Windows11面世了 但我们对它有个小担忧

2021-6-25 16:40: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