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开发商上市遇阻,资本市场不相信“吃鸡”的神话?

韩国资本市场的当红炸子鸡Krafton,最近似乎在上市途中遇到了麻烦——根据Krafton官方6月28日发表的声明,韩国监管部门近期对其招股书表现出了质疑态度,并要求做出修改。

星空站长网(XingkongWeb.com)6月30日消息:

文/ 黑桃与长剑

来源:有牛财经(ID:yncj_cn)

韩国资本市场的当红炸子鸡Krafton,最近似乎在上市途中遇到了麻烦——根据Krafton官方6月28日发表的声明,韩国监管部门近期对其招股书表现出了质疑态度,并要求做出修改。因此,Krafton决定重新提交IPO申请,这将导致原定7月底的上市时间向后推迟两周。

提到Krafton这家韩国游戏公司,大部分国内投资者或许都会一头雾水。不过,它旗下蓝洞(Bluehole)工作室研发的爆款游戏《绝地求生》,在全球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Krafton能够走到资本市场的门前,这款现象级作品功不可没。

按理说,有着《绝地求生》这棵摇钱树撑腰,Krafton的基本盘应该是再稳健不过,为何韩国监管部门会咬住它不放?难道在它光鲜亮丽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弱点吗?

《绝地求生》开发商上市遇阻,资本市场不相信“吃鸡”的神话?
图片来自Krafton官网

“韩国第二大IPO”,马上就要黄了?

按照Krafton此前公布的招股书,它共计将发行10,060,230股股票,而每股价格将在45.8万韩元(约合405.72美元)到55.7万韩元(约合493.42美元)之间。也就是说,若最终Krafton以高定价上市,它能够筹集高达5.6万亿韩元(约合49亿美元)的巨额资金。

如此,Krafton将超越此前三星人寿上市时募资43亿美元的记录,成为韩国规模第二大的IPO(第一名为韩国电信,它1998年上市时募资了60亿美元资金)。另外,它的23万亿韩元估值也将使它轻松超过Nexon、网石等选手,问鼎全韩国最大游戏公司之位。

《绝地求生》开发商上市遇阻,资本市场不相信“吃鸡”的神话?

然而,韩国金融监管局(FSS)似乎不想让Krafton如此轻松地创造记录。6月25日,FSS发表声明称,因为Krafton的IPO文件“存在误导性或是缺乏招股说明书信息”,已经要求其补充计算公开发行价的依据。这一信号已经很明显——FSS认为Krafton的定价太高了。

针对这一情况,Krafton的主承销商未来资产证券(Mirae Asset Securities)正计划在下周对IPO文件作出修改。一些韩国投资界人士认为,届时Krafton的定价指导将大幅降低,最高发行价可能会停留在400美元附近。很显然,这会使它的最终募资额大打折扣。

FSS对Krafton的态度,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韩国资本市场对IPO新股们的谨慎态度。

近期准备上市的韩国公司着实不少,其中高发行价、高市值的股票更是相当之多。例如KaKao Bank——这家金融科技公司计划在IPO中募集至多2.55万亿韩元,一位分析师表示,按照其他国家的互联网银行市值估算,KaKao Bank的市值应在20万亿至27万亿韩元之间。

此外,即将通过韩国交易所初步审查的现代重工、LG新能源和Kakao Pay也值得关注,它们的预估市值无一例外超过了万亿韩元,LG新能源甚至达到了100万亿韩元。

愈发浮夸的二级市场让很多韩国投资者担心,新股们的实际价值已经和股价脱钩太远。他们举了韩国最大金融控股公司KB Financial做例子——它的盈利数据远高于KaKao Bank,但预计市值却低于后者,这似乎并不合理。同时,他们也对Krafton发出质疑:只靠一款《绝地求生》,究竟能不能撑起韩国第二大IPO和23万亿韩元的超高估值?

靠单一爆款IP躺着数钱,绝不是长久之计

来自投资者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毕竟Krafton也曾吃过依赖单款游戏的亏,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TERA》(国内译作《神谕之战》)——这是蓝洞工作室(此时Krafton集团还未成立)的第一款作品,而它的陨落也是蓝洞心中永远的痛。

《绝地求生》开发商上市遇阻,资本市场不相信“吃鸡”的神话?
《TERA》宣传图,图片来自Krafton官网

制作《TERA》时,蓝洞在游戏中添加了彼时极为新奇的“无锁定战斗方式”,借此获得了一大批玩家的青睐,2011年,《TERA》在韩国市场的最高在线人数曾一度突破20万。同一年,《TERA》还获得了韩国游戏大奖(Korea Game Awards)最高荣誉总统奖,成功与《永恒之塔》、《洛奇英雄传》、《剑灵》等老牌爆款游戏并肩。

在全球市场上,《TERA》的势头也丝毫不弱于今天的《绝地求生》。据Superdata数据显示,《TERA》在2013年全球订阅制MMO游戏收入榜单中位列第三,为2.36亿美元,仅次于当时极为火热的《魔兽世界》和《天堂1》(Lineage 1)。

《TERA》斐然的成就,让人难以想象它来自蓝洞这种小工作室。然而,这款游戏的生命力也就到此为止了。由于与NCsoft持续数年的诉讼和纠纷,以及一系列运营和商业化上的失误(例如定价差距),再加上2015年前后MMORPG市场萎缩,大批竞技游戏和手游快速崛起,《TERA》的人气快速从顶峰跌落,最终在多国都落得了停运、转代理以及合服的下场。一个典型例子是欧服——2016年,《TERA》欧服在线人数甚至还不到600人。

《TERA》的失败的确让蓝洞沉寂了一段时间,但它很快又凭借《绝地求生》赶上了时代的潮流,比起前者,后者的生命力要强得多。一个例子是,这款游戏自2017年推出至今已过四年时光,吸金能力却不减当年——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全年,《PUBG Mobile》(包括《和平精英》)在全球市场的平均每季度收入达到7.04亿美元,细分到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两大渠道,其日均收入也达到740万美元。

然而,依赖《绝地求生》一款游戏的风险同样存在,毕竟“吃鸡”这一游戏模式并非Krafton的专利,Epic旗下《堡垒之夜》、大逃杀鼻祖《H1Z1》、EA的《APEX英雄》等游戏都在逐步蚕食《绝地求生》的市场份额;同时,它自己的问题也依旧存在,例如被玩家吐槽多年却难以杜绝的外挂——这极大地恶化了游戏体验,被此劝退的玩家绝不在少数。若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绝地求生》的霸权恐怕很难再维持到下一个十年。

《绝地求生》开发商上市遇阻,资本市场不相信“吃鸡”的神话?
《绝地求生》宣传图,图片来自Krafton官网

《绝地求生》之外,Krafton还有能打的牌吗?

最近几年里,Krafton更多是通过不断更换游戏模式发掘IP残余潜力,对新IP的探索极少。

在《TERA》时代,蓝洞曾发布过包括《TERA:Dark Squall》、《T2》、《TERA M》在内的多款相关IP手游,但最终结局并不理想。《艾琳传奇》的失败就是个典型例子——这款卡牌手游曾短暂登陆过中国市场,最后也和《TERA》国服一样迎来了关停的命运。

《绝地求生》为王的日子里,Krafton同样试图最大限度地发掘它的潜力。此前Krafton CEO金昌汉曾表示,将积极开展PUBG的IP授权业务,尝试创建不同的内容,如网漫、电视剧、电影、电竞赛事等。另外,《绝地求生》的手游续作《PUBG:New State》也正在路上。

除了“啃老本”外,Krafton也曾在2014年推出新IP——《Project W》企划,定位为3A级MMORPG游戏。不过,《Project W》初次亮相釜山游戏展时已经是2017年,彼时《绝地求生》已经火遍全球,而前者还停留在初步测试阶段,可谓是错过了整整一个时代。此后,这款新作又先后两次改名,2020年4月1日正式定名为《ELYON》,并在年底于韩国上线。

毫无疑问,Krafton期待着《ELYON》能蜕变为下一个《绝地求生》,为此它已经计划将其在北美、欧洲和大洋洲上线,甚至还打算推出相关IP手游。可事实是,《ELYON》目前的表现远没有《TERA》和《绝地求生》那般惊艳。按照截至2021年的韩国网吧占有率数据,《ELYON》的占有率排在第20名,总体占有率仅为0.1%左右。

《绝地求生》开发商上市遇阻,资本市场不相信“吃鸡”的神话?
《ELYON》宣传图,图片来自Krafton官网

兜兜转转到今天,Krafton旗下仍然只有《绝地求生》这个爆款IP,这对于一家正要上市的游戏公司来说本就不是好消息,更何况Krafton还将自己与迪士尼相对比——要知道,后者向来是以巨大的IP内容库而闻名。如果它想让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们相信这个美妙故事、相信它能够撑起23万亿韩元的超高估值,那它必须尽快做出改变才行。

或许是察觉到了这一点,近年来Krafton在IP打造上动作频频。

此前,Krafton已经将PUBG与蓝洞剥离,意在让蓝洞回归MMORPG开发。这之外,它还分拆出了一系列工作室,例如Pnix、RedSahara、Delusion等。如果Krafton能成功渡过上市这一劫,获得资本市场“输血”的它将会有更多试错机会。无论如何,事在人为,Krafton能否保住韩国最大游戏公司的位置,就看它今后的表现如何了。

相关文章

互联网资讯

“云健身”赛道Keep频传上市 领域太细分商业化有瓶颈?

2021-6-30 15:41:21

互联网资讯

编程技术分享网站(联合开发)被罚款50万

2021-6-30 17:47: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